<noframes id="bsbtei">
          <li id="fbw45j"></li><tr id="fbw45j"></tr>
              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集團郵箱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集團要聞
              黨群工作
              下屬動態
      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      內部新聞
              領導批示
              招標信息
  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集團動態 > 媒體報道
              尋找曆史親曆者,向杭州的“辛德勒”說聲謝謝!杭州版“拉貝日記”《人間世》出版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12-05

              “當你挽救了一條生命,就等于挽救了全世界。”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二戰影片《辛德勒的名單》,讓全世界都記住了“辛德勒”這個名字。


              你可知道,二戰期間,杭州城內也有“辛德勒”式的人物。


              葛烈騰,這位曾在中國生活了整整三十年的美國傳教士的名字,對絕大多數杭州人來說,是完全陌生的。


              他于1912年來到中國,先後在漢陽、南京學習漢語,之後在湖州開展教育和醫療工作,1923年被派往杭州擔任蕙蘭中學第五任校長。蕙蘭,這所美國友人創辦的學校就是今天杭州第二中學的前身之一。




              1937年,日軍占領杭州城後,在葛烈騰的主持下,這個不大的校園卻成爲了杭城最大的難民收容所。在蕙蘭中學避難所,1937年到1941年長達四年時間裏,共庇護了超過1萬多名落難婦女,養活了2000多名戰爭孤兒;在杭州城被嚴密封鎖,許多家庭已經斷糧的一段最艱難時期中,這裏不斷分發救濟糧,救助了5000多個瀕臨絕境的家庭。


              葛烈騰,這是每一位杭州人都不該忘記的名字。然而,這段塵封的曆史,直到70多年後,隨著葛烈騰于1944年所寫的回憶錄《Heaven Below》(曾譯名:天堂之下)浮出水面,才重回杭州人的視野。


              最近,《Heaven Below》中文版《人間世》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爐,這本書記錄了他在杭州度過的二十多年歲月,包括他在蕙蘭建立避難所,對杭州百姓救死扶傷的全過程。1941年底珍珠港事件爆發,葛烈騰夫婦被日本人勒令于1942年離開中國。1944年,《Heaven Below》在美國出版,葛烈騰把日軍的暴力行徑統統都寫在了這本回憶錄裏。只可惜,葛烈騰的名字與《Heaven Below》在中國長久地被埋藏了。杭州人並不知道這本書的存在。


              75年後,這本書的中文版才姗姗來遲。
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,德國人約翰·拉貝目擊南京大屠殺所作的真實記錄《拉貝日記》能重見天日,使得南京大屠殺曆史事件重新回到國際社會的視線。那麽,這本《人間世》,可以說是杭州版的“拉貝日記”。


              譯者“蕙蘭”不是一個人

              23位師生,一段曆史的傳承和接力


              “你看,譯者名字叫‘蕙蘭’。”浙江古籍出版社責編黃玉潔特地指給我看封面,“它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段曆史的傳承和接力。這背後又是另一個故事。”


              最早是五年前,浙江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沈弘通過翻譯的兩封長信的形式,首次披露了葛烈騰杭城淪陷親曆記,大家才知道在1937年到1941年,蕙蘭中學的收容所一共救助婦女1萬多人、戰爭孤兒2000多人。這才引起了學者的注意,認爲《人間世》是研究地方史乃至中國近代史的第一手珍貴文獻資料。


              2015年,蕙蘭中學的“後代”杭州第二中學得知消息後,輾轉在美國找到原版《Heaven Below》 。杭州二中老校長聞乾讀完全書,幾近落淚:“淪陷期,蕙蘭中學在葛烈騰等人士的保護下,幾乎是留困杭州婦孺求生最後的希望。”


              2016年,學校裏有老師自發嘗試對這本書的核心章節進行翻譯。2017年,杭二中正式組織師生團隊對《人間世》進行翻譯。據學校翻譯團隊組織者蔣鳳英介紹,除了16位青年教師,還有7位學生參與,差不多花了兩年半時間才最終完成,“其中最難的是史料、地方志的核實和考證。”


              時間會成爲曆史,但愛和善良不會。80年後的“蕙蘭人”,用這種方式回應了美國老校長葛烈騰當年在杭州的善舉。



              往事並不如煙

              一些人、一些事,不該被忘卻
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一個中國人的生命是安全的。一天我走在路上,看到一個日本士兵牽著一頭驢子。兩個匆匆走過的中國小夥子笑了笑,我想他們是跟我一樣,在笑這頭驢子。沒過幾秒鍾,他倆就在距離我十英尺處倒在了地上。”


              “整夜都有婦女在被日本人追逐,如果她們抵抗就會被殘忍地殺掉。男人們向士兵乞求交還妻子女兒,或是無法交出已經在我們避難處的家眷時,就會遭到槍殺或被刺刀刺死。”


              19371226日早上,日軍大部隊湧入杭州城。整個城市已經被占領,他們沒有遇上抵抗,沒什麽仗可打,于是便開始肆意妄爲。.......這一整天,杭州市各個城區都有婦女連續不斷地來到我們的避難所,她們所講述的全都是殺戮和強奸的故事。一個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報告說,被強奸的女性從十一歲到七十八歲都有


              19371213日,南京淪陷,日軍開始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。十幾天後,同年1224日,建成89天的錢塘江大橋轟然斷裂,杭州淪陷。日軍實行“三光”政策,在杭州燒殺淫掠了整整三天,釀成‘杭州慘案’。這些照片史料文字在《人間世》裏都有詳細記載。


              根據杭州市委黨史研究室2006年起對杭州人口傷亡和財産損失的調查結果,抗戰時期,杭州城鄉共有6000余人被日軍殺害,因日本侵略造成的難民共計50余萬人,強征勞工4萬多人。




              關于抗戰,和南京、上海相比,杭州民間抗戰史方面的資料其實是非常稀少的。《人間世》的問世,從某種程度上講,揭開了杭州民間在抗戰歲月裏,那段鮮爲人知的往事。


              “當時日軍進城後,有自由活動三天。我們要對這個‘自由活動’加大大的引號。因爲這三天就把杭州從天堂淪爲了地獄。”長期從事抗戰研究的杭州師範大學曆史系主任周東華透露,“對杭州城的老百姓來說,如果只是生命的付出,可能還不是最慘痛的事情,比這個更嚴重的事,是自己的親人看著家裏的妻子、女兒,甚至是母親遭遇強奸,小孩子被日本人刺殺。”


              “這是杭州城的曆史,也是一個國家集體創傷的記錄。當時日軍所到之處,百姓淒慘萬狀,天堂淪陷,戰爭帶來的滅頂之災,杭州也不曾幸免”浙江古籍出版社社長、總編壽勤澤說,“日軍在小和山和喬司的屠殺很少爲後人提起,某種程度上,《人間世》“喬司慘案”、“午潮山慘案”等提供了新的罪證。



              尋找曆史親曆者

              說出您或祖輩的杭州抗戰記憶


              70多年芳華,彈指一揮間。當年被葛烈騰救助的孩子,哪怕只是襁褓中的嬰兒,也已近耄耋之年。今天7080歲,甚至90歲的老人,你們還記得這段“蕙蘭”曆史嗎?是否知道曾經有個叫“葛烈騰”的美國傳教士在杭州留下的義舉。


              12月13日,浙江古籍出版社將召開“杭州版‘拉貝日記’——人間世”的首發研討會,尋找當年這段曆史的親曆者和見證者。無論您自己,還是您的家人、祖輩曾經是這段曆史的親曆者,歡迎通過快報告訴我們。幸運者將被邀請參加研討交流會。你可以撥打熱線85100000,也可以在快抱活動頁面後留言。


              正如拉貝在日記中記錄的,“可以寬恕,但不可以忘卻”。《人間世》,每一位杭州人都值得一讀的曆史,牢記恩情,珍惜當下。正是那年亂世如麻中的英雄,換來了我們今天的錦繡年華。




              “在人類征戰的曆史中,從來沒有這麽多人對這麽少人,虧欠這麽深的恩情。”英國首相曾對英國皇家空軍留下這句名言。


              1萬多名落難婦女、2000多名戰爭孤兒、5000多個瀕臨絕境的家庭.......屈指算算,到了今天,又有多少杭州後人的生命,因爲“人間世”的善舉得到了延續。也許,是時候,我們對葛烈騰說一句“謝謝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:記者潘卓盈 都市快報
              【浏覽次數( 382 )】 【 打印本頁 】 【 關閉窗口 】
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