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pre id="lhrkfa"><noframes id="lhrkfa">
      2. 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集團郵箱
         
        集團要聞
        黨群工作
        下屬動態
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內部新聞
        領導批示
        招標信息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集團動態 > 媒體報道
        浙江日報丨“小連鎖”裏的情懷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12-06

        “給需要書的人,開一間書店”

        本報記者 嚴粒粒

        浙江新華書店爲什麽能15年堅持幫助開小書店?記者采訪了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董事長王忠義。

          記者:能說說這種堅持背後的目的嗎?

          答:我們的目的就是給需要書的人,在最方便的地方開一間書店。

          由于成本因素及曆史原因,新華書店自建農村網點有限且難以爲繼,曾作爲農村圖書發行網點的供銷社也消失了。鄉村成了圖書發行盲區,成了最缺乏有效文化資源的地方。

          這幾年“全民閱讀”連續寫入各級政府工作報告,給了我們很多政策的支持。文化惠民是文化國企的社會責任。另外,社會強烈的參與欲望也大大超乎我們預計,每年新開店數遠遠多于經營不善而關閉的店家。

          記者:新華書店的“小連鎖”,怎麽越做越多?

         答:只要適當扶一把,書店的生命力不可估量。

          “小連鎖”從2004年開始試點,2009年全省推廣,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通過統一標識、統一信息平台,統一采購、配送、退貨、結算等業務模式,牽手社會力量開辦“小連鎖”。

          大書店負責貨源保障、技術支持和品牌管理,“小連鎖”負責場地、人員和日常經營。現在全省小連鎖書店有500多家,有的甚至開到了省外,總營業面積達到6萬多平方米,年銷售碼洋超過1.5億元。這些讓我們看到了老百姓對文化的渴求、對知識的向往。

          願意開書店的人都是有理想和情懷的。所以,我們不苛求“小連鎖”業績一定要達到多少,但它一定要實實在在解決老百姓的閱讀問題。

          記者:您如何看待書店的未來?

          答:真正能拯救實體書店的,應該是全民閱讀。國民閱讀氛圍和環境好了,書店也就自然好了。

          今天,越來越多的“小連鎖”已經從鄉村開到城市,從社區開進商城,就是閱讀氛圍向好的趨勢。我們需要面對的事實是:書店必然要融入品質生活,才能實現公共屬性與商業屬性的雙重目標。


        15年間,大書店給小書店做靠山 ——

        “小連鎖”裏的情懷

         一定有人看過那本暢銷的《島上書店》——一句“沒有書店的地方,算不上是個地方”的台詞,曾讓多少人心動不已。

          書店是一個地區呈現文化生態的窗口,衡量著這個區域的文明高度;也仍然會有人執著著去開一間書店,初心只爲一份情懷。

          近日,2019年北京239家書店獲得市項目扶持資金近1億元的消息,讓許多業內人興奮不已。而在浙江,大書店給小書店做靠山,已經是第15個年頭了。

          鄉鎮店、商超店、社區店、校園店,在全省,各種模板的小連鎖新華書店多達525家。連日來,記者走進幾間書店,采訪了一些經營者和支持者。他們的故事透露著“文化浙江”的筋骨和格局。


        百姓的小夢想


          服務農村地區的鄉鎮個體店,是“小連鎖”書店的主要模式,也是最初模式。

          嘉興市大橋鎮大橋書店就是其中一家。書店開業第15個年頭了,是全省首批“小連鎖”,也是鎮裏唯一的新華書店。

          書店門頭透著鄉村獨有的質樸,玻璃門上還貼著一對“福”字大紅窗花。拉門而進,100多平方米的店面被擠得滿滿當當。一大半地方是排滿練習冊、教輔、青春文學等學生偏好書籍刊物的幾大櫃子;還有一半,是各式文具。店面靠近鎮中心學校,學生是主要顧客。

          書與書之間留出的通道很窄,只夠一人在中間穿行。就算這樣,店主朱菊英依舊在門口騰出空間,並排擺了4張木頭小板凳。

          “凳子是學校更換教學設施淘汰下來的。孩子找書的時候,家長也能坐坐。”她知道,城裏的書店都這麽幹。“條件是有限了點。我們也一樣有服務意識。”

          雖說是“夫妻店”,因丈夫另有工作,大部分時間是朱菊英在顧店。開書店的主意是朱菊英定的。她原本可以繼續經營那家運營情況良好的小飯館,只是隨著經濟條件向好、信息獲取日益便利,她對知識和外面世界的渴望愈加強烈。

          “小時候窮,沒讀過幾年書。長大吃了沒文化的虧。”朱菊英去市裏應聘過會計,因爲不懂電腦“被小年輕們嫌棄落伍,工作也很不順手”。失落之際得知嘉興市新華書店推出小連鎖模式鼓勵個體戶開書店,待物色好店面,她立馬找上門。

          女兒一句“媽媽,我想每天都能看書”的期待,更成了支撐她開間書店的最大動力。“從前鎮上只有供銷社裏賣書,種類很少。想給女兒買本合意的書,還得騎1小時的摩托車進城。爲人父母將心比心,鎮上那麽多孩子,再虧不能虧教育!”

          最質樸的初心,往往最能支撐信念。書店全年基本無休,營業安排也跟著學生的節奏來。周一到周五從早上610分開到晚上9點,雙休日開門時間推遲半小時;主要圖書是學生需要的書籍。

          “窩”在書店的生活,朱菊英甘之如饴。“雇過人幫忙,後來還是不放心。不瞞你說,我忙得連杭州都沒去過。”聽她語氣,倒是沒有絲毫怨氣,反而隨性淡然。再問才知,原是女兒夠出息。“她已經拿著獎學金,去了德國念研究生啦!”

          書店見證了朱菊英從風華正茂到華發初生,也鋪墊了大橋鎮一代代孩子的成長路。

          “在馬路上經常會有人喊我,說‘朱阿姨你記不記得我呀?我經常在你店裏買書呀!’他們有人是大學生了,還有人自己都生寶寶了。有時候真的是‘他認識我,我不認識他呀’。”朱菊英頓了一頓,感歎,“時間過得可真快啊……”

        文化人的初心


          書店,是城市的文化空間;城市的文化空間,又不僅僅是書店。

          和浣江隔路相望,諸暨市社科聯在去年年底開出了浙江省第一個“社科之家”。220平方米的空間裏,有一個24小時不打烊的市圖書館分館、一方地方人文社科資料中心和一家新華書店“布谷分店”。這裏不時開設講座、簽售和展覽,參與的大多是當地普通百姓。

          書和人文社科,秤不離砣。“古越諸暨文化底蘊厚。全市社科界人士少說千余名,常交流的好幾百,社科愛好者更是不計其數。得找個陣地讓他們多交流學習。”市社科聯副主席章飛燕盤算著,圖書館雖好,但經費和資源有限;一季度更新一次的頻率,也不太能滿足需求。爲“社科之家”找一家書店入駐,她早有此意。

          對于70後”的她來說,新華書店是記憶裏永恒的“精神家園”。

          “現在年輕人可以看手機、看電腦,新華書店卻曾經是我們這代人了解世界的唯一窗口。”生在農村的章飛燕,每周必會踩著“二八”自行車去市裏買書。她至今記得,每當看見那些有足夠錢買一大袋書從店裏走出來的人,就羨慕得兩眼放光。

          書店的氣質,由經營者賦予。章飛燕要物色一個靠譜的店主,或者說是“認同社會效益至上的合作夥伴”。“書店薄利,大家心知肚明。新華書店能幫忙解決書的問題,我們能承擔每年十多萬元的房租等費用。”

          沒了庫存、房租兩個燒錢“大頭”,看似風險足夠低的書店,命運卻不太順遂。

          第一任店主經商,也是當地“浣江讀書會”資深會員,撐了半年,遺憾退出。“錢是她和幾個朋友一起出的。雇人、水電,加上軟裝,投入十幾萬。後來經濟形勢一緊,有的股東破産了,她也自顧不暇。”章飛燕理解現代人的生存壓力。

          第二任店主是畫家,尤其喜愛“社科之家”的人文氣息和門口的“一線江景”,接手半年後,仍決定今年年底“卸任”。“他經常要出去寫生。走一兩天還可以喊學生過來幫忙,要是走十天半個月,也還是得花錢雇人看店呐。”

          “社科之家”和新華書店的緣分到此爲止了嗎?

          “其實主動找上門的人很多。有個做餐飲的老板說想開‘書香餐館’,生意肯定好。我沒答應。一個體味文化的地方,怎麽能靠飯菜賺錢呢?”即便知道書店靠餐飲盈利是常態,章飛燕也不願意放低門檻。她相信“社科之家”的“小連鎖”能通過社科聯和新華書店資源舉辦文化活動來吸引人氣。

          章飛燕仍在不停地篩選合作夥伴。

          考慮“布谷分店”的社會價值,新華書店決定暫時接手,從市店選拔人員來管店,同時也幫著物色合適人選。章飛燕的意見是“下一任最好既懂書又懂得市場運營”。

          對于一家有追求的書店、一片棲居精神的綠洲,大家都不希望它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鄉村的大格局

          城市裏大大小小的漂亮書店稀松常見。近年來,全省美麗鄉村建設如火如荼,配得上綠水青山的書店也逐漸成爲不可或缺的鄉間風景。

          從蕭山城區驅車向南30公裏,可抵達千年曆史古鎮河上鎮。身靠永興河水,對望群山連綿,徽派建築的白牆黛瓦、飛檐鬥拱之中,藏匿著一間“綠野書舍”。

          蕭山新華書店總經理楊嶽江說:69年來,這是蕭山新華書店到過最遠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  書店雖遠在鄉村,布置則一點也不敷衍。

          富有設計感的天然原木裝飾、“諾獎專櫃”滿滿陳列著新晉獲獎者的書籍、榻榻米式閱讀區隨性而不隨意……兩層樓500多平方米空間,兼顧了咖啡吧、購書、閱讀等區塊,無論顔值或功能,書店完全不輸城裏的那些網紅書店。

          去年,書店獲評全國“年度鄉村書店”,評委會的致敬語是:“鄉村書店”或許不大,但它們卻像一座矗立在基層的“文化燈塔”,照亮著人們向往美好生活的心靈。

          書店落戶小鎮,是應鎮政府的邀約。只是,楊嶽江沒想到鎮上的決心那麽大。

          那天,副鎮長領著楊嶽江看場地。那是一方深藏在老街深處的四合院,環境清幽。

          從市場角度出發,楊嶽江判斷“太出世”的氛圍客流有限,不適合經營書店。“我隨手指著不遠處鎮中心主幹道的一間飯館說‘這地方不錯’。沒想到三天後鎮上不僅批准了,還附贈5年租金全免、裝修費承擔一半的優惠。”

          在市場化程度這麽高的今天,在寸土寸金的蕭山,新華書店依然可以獲得地方政府如此大力的支持!楊嶽江實在太驚喜了。“這些年古鎮華麗轉身,入選了省級旅遊風情小鎮。鎮上飯店很多,但缺書店。鄉鎮百姓也需要精神食糧。”

          從某種程度上說,沒有比“真金白銀”更實在的幫扶了。與此同時,新華書店對“小連鎖”合夥人的篩選也越發嚴格。“我們提供員工上崗培訓,並安排專人巡店確保服務質量。但書店生命線,最終掌握在店主手上。”

          主動“應聘”的人著實不少。爲實現新華書店口碑、政府和社會期望,以及“小連鎖”盈利的“三贏”,楊嶽江還是立下了不成文的規矩:“首先,店主不能以做生意爲初心;其次,要有運營頭腦;最後,一定要有承擔得起虧損風險的經濟實力。”以“綠野書舍”爲例,80萬元左右的裝修費、每年10余萬元的員工工資、水電費,依舊需要店主承擔。

          開業一年,書店成了當地百姓家門口的文化客廳,也引來了一批文化項目落地。楊嶽江聽說,文創空間、書畫院、藝術培訓、非遺傳承等項目都在和鎮裏對接。

          文化的力量潤物無聲,也擲地有聲。

        ——來源2019126日《浙江日報》

        【浏覽次數( 332 )】 【 打印本頁 】 【 關閉窗口 】
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