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u1bxwj"></dd><big id="u1bxwj"></big>
    • <noscript id="w3rz9o"></noscript><form id="w3rz9o"></form><noframes id="w3rz9o">
            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集團郵箱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集團要聞
            黨群工作
            下屬動態
    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    內部新聞
            領導批示
            招標信息
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集團動態 > 媒體報道
            新聞出版報 | 他們爲讀書人執燈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12-12

            章紅雨/文  楊志成/攝

            【開篇的話】上高山、下海島、進社區,5天的“陸海空”式走訪,讓我們了解到了浙江基層新華書店員工的另一面:他們爲開在高山上的連鎖店送書,爲遠離都市的海島小城讀者邀請名人面對面,爲僅有一名新生的海島學校送教材,爲家長找到出走的孩子……一樁樁、一件件,無論是分內還是分外,浙江新華人都是做得那麽認真。如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王忠義所說:新華書店的價值不是唯賣書而賣書,而是要成爲當地閱讀推廣的地標、要成爲未來生活社區的文化場所

            兩位書迷要在高山開書店

            一杯茶、一盞燈、許多書,在深山的木制小屋裏,兩個相愛的人一起讀書、賣書,便是浙江省紹興市民徐劍鋒、汪建英夫婦的理想生活,也是夫婦二人開設新華書店的初衷。

            11月19日,順著陶隱嶺古道攀登一個小時後,我們來到徐劍鋒、汪建英開在海拔300多米高的新華書店。書店面積不大,坐落于古道邊,因書店開設在家裏,徐劍鋒、汪建英的家沒有院門。

            環顧書店,圖書大多一種一冊,看得出圖書是這對追求藝術的夫婦的寶貝。徐劍鋒、汪建英快樂地對我們說:“沒有比書更好的裝飾品了。”

            說起2017年6月加盟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小連鎖事宜,兩位書迷很是興奮。生于1970年的徐劍鋒說,陶隱嶺因南朝道教思想家、醫學家陶弘景隱居于此而聞名,他們也是在遊玩中發現此處的安靜,決定租住于此,取名“閑園書舍”。

           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,徐劍鋒、汪建英發現開書店,會有更多的人同享書香。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此想法竟與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推動的“小連鎖店”經營模式一拍即合。2017年6月,在紹興市柯橋區新華書店的支持下,新華書店˙陶隱嶺店正式挂牌。

            很快一個問題隨之而來,那就是圖書怎麽運到山上?平時,家中的日常用品全靠徐劍鋒背上山。開書店,新華書店會送書上山嗎?讓徐劍鋒、汪建英沒有想到的是,他們所需的1000余冊圖書,在柯橋區新華書店員工的手提肩扛下,一步步運到了陶隱嶺店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看,新華書店˙陶隱嶺店幾個字是徐劍鋒用刀子一刀一刀地在木板上刻出來的。”手指新華書店招牌,熱情好客的汪建英說:“這個牌子一挂,我們家很快就變成了南來北往遊客的歇腳地。走進門,喝杯茶,聊聊天,看看書,吹吹箫,不知不覺中竟然和不少遠方的客人成爲了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說話間,徐劍鋒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名爲《人類文化與現代生活》的書給我們看,扉頁上一位遊客于2018年8月9日的簽名可見。原來,這是一位來自武漢的遊客購買的價值138元的圖書,之所以沒有帶回武漢,就是想以此方式支持徐劍鋒、汪建英夫婦開設新華書店。

            “林靜鳥談,花香風唱地。” 這幅在汪建英看來“沒有火氣”的條幅,顯示出徐劍鋒、汪建英夫婦的生活意境。白天他們各自忙碌,晚上手捧心儀的書,他們堅信遠方也有詩和書。汪建英告訴我們,現在知道陶隱嶺有個新華書店的遊客越來越多。爲使新華書店停留在他們家,他們已經提前完成了3年的銷售任務,是的,有書香陪伴的快樂,遠遠超出了徐劍鋒、汪建英夫婦的想象。

            90後夢想社區書香四溢

            夜晚,位于紹興市上虞區曹娥江畔的e遊小鎮一片黑暗,可是小鎮中的“無書書吧”卻是燈火通明。跟隨著一對母子,我們走進了無書書吧,戴著圍裙、梳著馬尾辮的90後店長丁亞丹,正忙著招呼店內看書的家長和孩子。“每天下午開始,放學的孩子多會來到書店,他們看書、寫作業,晚上更是孩子、家長一起過來打卡。”丁亞丹說。

            無書書吧開業于2018年6月30日,可謂是90後新華人的奮鬥之地。書吧的4位員工均是90後,她們和丁亞丹一樣,都有著“讓書香之氣無處不在”的夢想。“青春驿站”“青春故事會”“青春講堂”“青春電影院”,這些“青春”味兒十足的活動,便是她們策劃的。

            環顧書吧,原木色的書架、有靠墊的沙發椅、溫暖的燈光、琳琅滿目的書籍、飄香的咖啡,讓140平方米的書吧有著家中書房的感覺。不遠處,幾位帶著幼兒閱讀的年輕家長摟著孩子讀得正歡,四周則被能夠獨立閱讀的孩子充滿。

            個子高高的丁亞丹說,她喜歡書店的書香氣,大學畢業後毫不猶疑地選擇了在新華書店工作。上虞新華書店總經理蔡慧瑜告訴我們:“丁亞丹是黨員,選擇她做無書書吧的店長,就是看中她對圖書有情懷。”

            盡管說話時臉先羞紅,丁亞丹還是全面地向我們介紹了無書書吧的情況:圖書品種有2600多種。正門多面形似旗幟的鐵藝品,象征著共産黨人腳踏實地的態度,擺滿黨建相關書籍“紅色基因書展台”,是書吧正在推動的主題圖書閱讀活動。

            走訪中我們了解到,無書書吧還是上虞青春之家黨群服務中心的配套設施、上虞第一個“紅領巾e站1013陣地”,這某種程度上賦予了書吧多種功能。這從丁亞丹講述的一個和孩子有關的故事可以看出。

            一天,丁亞丹無意中登錄上虞市社交網絡108社區,一則尋找出走孩子的啓示引起了丁亞丹注意,“我當時想,經常來書吧的孩子很多,這個孩子會不會在我們書店呢?巡視中我發現書店的一個角落坐著一個寫作業的孩子,在和同事們反複比對後,認定這個孩子就是108社區網絡平台發布尋找的那個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新華書店幫助家長找到出走孩子的消息,頃刻間傳遍周邊社區。看到出走孩子的家長激動不已的表情,丁亞丹說,這讓她體會到自己工作的價值。“現在小鎮裏的家長找不到孩子時,首先跑到無書書吧詢問‘看到他們的孩子沒有’?”丁亞丹笑道。

            小書吧,大作用,90後新華人的書香夢讓無書書吧與e遊小鎮社區居民有了不解之緣。

            3位海島新華人的苦與樂

            【第一位高依軍】

            11月20日上午,經過2個多小時的跨海大橋車程和船渡,我們終于登陸岱山縣。岱山縣位于舟山群島中部,有大小島嶼404個,人口18萬多,由于人口少,漁業爲主,經濟相對薄弱。然而,岱山縣新華書店總經理高依軍螺蛳殼裏做道場,將“閱讀讓岱山更美好”系列活動做得風生水起。

            2018年9月,高依軍將名人敬一丹請到岱山,那場《那年那些信》的讀者分享會,著實讓這座海島小城熱鬧了一番。高依軍說,新華書店是傳播知識的地方,有機會就要做些社會效益最大化的事情。他的下一個計劃是,邀請浙江老鄉——知名作家麥家請到岱山。

            高依軍是舟山人,12年前41歲的他,從舟山市新華書店中層崗位交流到岱山縣新華書店任總經理。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首先碰到的就是住宿、吃飯問題。令人吃驚的是,12年來高依軍一直住辦公室、吃快餐,高依軍守著岱山新華書店,就像岱山漁民守著漁船。

            好在12年間岱山新華書店的變化很大:從一排書架,幾盞燈,變爲二層環境舒適的城市書房,僅有27人的岱山新華書店,年銷售可達100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離家12年,高依軍難道沒有想回舟山?高依軍說,“剛到岱山時女兒剛上初一,如今她已是20幾歲的大姑娘了。”說到家人,高依軍不免愧疚。交談中,書店一角擺放的一個白色航標燈模型引起我們注意,對此高依軍說,“新華書店就是岱山的燈塔,你無法想象島城的夜晚,沒有書店的燈光,這座城市該是多麽的寂寞。”

            的確,燈塔是孤獨的,但是燈塔照亮前程。如今,高依軍結交的岱山朋友越來越多,老家舟山的朋友反而越來越少,可是他依然在思考著如何讓更多的文化名人與岱山讀者見面。

            【第二位徐建躍】

            告別了高依軍,我們繼續坐船去舟山、嵊泗,在那兩個海島上,同樣有著動人的新華人故事。

            船到舟山時已是11月20日傍晚,舟山市新華書店總經理徐建躍等人的儒雅笑容,頃刻間打消了我們旅途的疲憊。地處定海區老城的舟山市新華書店很漂亮,海浪形的吊頂,若幹魚形格子組成的背景書架,燈塔造型的BOOK TOP,凸顯出舟山群島的海洋文化元素。

            看著進進出出的讀者,徐建躍很是開心,盡管零售與他的預期有距離,他還是在書店門口設立了“學雷鋒志願服務點”,安排一位員工幫助有需要服務的讀者。

            徐建躍是60後,37年的新華書店生涯,使其目睹了舟山市新華書店的點滴變化。“書荒時代”賣書、賣挂曆年曆的情景,他至今記憶猶新:“那時書店的大門是卷簾門,每天開門需要拉上拉下。過年賣挂曆年曆,每天不知要卷多少本,手腕子都卷疼了。

            如今書多了,書店的大玻璃門也替代了上下卷簾門,可是“賣挂曆”的場景卻很難再現。不過,徐建躍並不灰心。他說,舟山雖遠離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大城市,但閱讀上不是孤島,大城市暢銷的圖書,舟山的讀者幾乎可以同步讀到。

            讓本土讀者的閱讀沒有距離感,還體現在舟山市新華書店對本土文化的重視。在店內的翁洲學苑我們看到,裏面陳列的與舟山有關的圖書很多:《舟山方言研究》《舟山群島新舊地名錄》《民國報刊上的舟山》《舟山市行政區詞典》《舟山群島史話》……書叢中一群本地讀者滋滋有味地讀書場景,是徐建躍最喜歡看到的畫面。

            當然,徐建躍也有煩惱,那就是舟山市新華書店的圖書發行區域僅爲定海區,而定海區人口不到40萬,學生人數在尚屬穩定“出去一火車,回來一卡車。”徐建躍說,這就是舟山人對舟山人口流失的生動描述。

            煩惱歸煩惱,有著74人的舟山市新華書店,2018年銷售碼洋8476萬元,實現利潤395萬元,年人均勞動生産率爲114.54萬元,人均創利5.34萬元。徐建躍認爲,奮鬥,就是每一天都很難,可一年一年越來越容易。不奮鬥,就是每一天都很容易,可一年一年越來越難。

            【第三位陳平】

            海島還是那個海島,可是環境卻不是當時的樣子,這一點在嵊泗列島很是明顯。1121日中午,經過2個小時的船程,我們登陸嵊泗列島,也許距離上海僅146公裏,嵊泗縣比岱山縣繁華許多。

            可是,嵊泗縣新華書店的經營之路並不順利。嵊泗縣新華書店總經理陳平告訴我們,嵊泗有404個島嶼,總計不到8萬人口,其中百人以上常住人口的島嶼有13個,來嵊泗的外地人多去海邊,對書店光顧的並不多。

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嵊泗縣新華書店還是按照總部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改造升級的要求,使其變爲城市書房。在嵊泗新華書店我們看到,它的外觀設計在沙河路這條步行街上十分醒目。走進書店,“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”主題圖書、7070部長篇小說展台的設立,顯示出這座海島小城書店距離都市並不遙遠。

            聊起自己工作了36年的新華書店,58歲的陳平說自己對新華書店感情深厚:年輕時在新華書店找到愛人,年老時在新華書店退休,一輩子都是新華人。

            30余年來,有兩件事情讓陳平難忘,一件是書店與浙江省新華書店連鎖前,他們要坐船78個小時到上海進貨,到了上海往往都是半夜十一、二點。另一件是今年秋季開學,他們到黃龍島爲僅有一名新生的學校送教材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他們生于海島、長于海島,從普通店員到負責管理書店,高依軍、徐建躍、陳平的經曆普通,可是他們的故事卻不一樣。在與他們交流中,你很難聽到他們的豪言壯語,但是他們愛海島、愛新華書店,讓書店成爲當地文化地標是他們共同的願望,這猶如海島作家複達在他的《在島上》一書中寫到:“我本是島上的一員,只是將心思更多地傾注于島,發現並思考。我的根脈在島上。”是的,根脈是這些海島新華人堅守初心的動力。(完)

            ——來源2019年12月12日《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

            【浏覽次數( 178 )】 【 打印本頁 】 【 關閉窗口 】
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9